运梁车

专注运梁车制造11年动力强,安全性高

咨询热线

15385159527
当前位置:运梁车»新闻动态»行业动态»

铁路建设的奇迹

文章出处:未知 人气:发表时间:2019-06-08 08:57

在艰苦环境下搭桥或者建设高架,运梁车的作用是非常重要的,以下是运梁车使用的一个故事:

莽莽青藏高原,茫茫戈壁荒滩。从格尔木往西沿着柴达木盆地西南边缘,至青新交界的500余公里,沿线基本是荒无人烟的戈壁滩,条件极其艰苦,环境极其恶劣。

从西格铁路二线到格库铁路,中铁二十二局集团项目经理耿爱民和他的弟兄们来到这里一待,就是11年!11年,他们挑战高原高寒,挑战缺氧低压,挑战戈壁滩无人区,挑战漫天肆虐的沙尘暴,顺利建成了两条“天路”,在生命“禁区”里书写了人类铁路建设的奇迹……

他们,如同高原戈壁滩随处可见的骆驼草,那么平凡普通,但又具有顽强不屈的生命力和坚忍不拔的意志力,在“世界屋脊”的戈壁滩上擎起中国铁路建设的高度,让高原和边疆的路不再遥远!

5月7日,内地已是立夏次日。同一时间,格库铁路架梁现场,架桥队长臧小航迎着昆仑山口的飓风和裹挟的大雪爬上了桥墩,“定位,落下!”随着他一声令下,格库铁路青海段架设完最后一片梁,标志着其线下主体工程胜利完工。臧小航咧着嘴笑了,用手搓搓冻僵的黝黑的面部,一层晒脱的皮乍起、滑落,他却早已没有了灼痛感。

提起高原上的高寒、缺氧、紫外线辐射等,这位筑路汉子好像已经习以为常。架桥队有一个年轻人叫武帅博,2016年来到高原。小伙子1米78,白白净净,非常帅气。刚上场时,他每天用纱帘围着脸,防风防沙,后来嫌麻烦,就涂防晒霜,但是防晒霜涂脸上之后,风沙吹来,沙子就敷在脸上,厚厚的一层,回到驻地洗脸的时候,脸盆里全都是沙。再后来,武帅博干脆素面上工地,也成了“高原红”。

“在高原,只有一个季节,冬天!” 臧小航说。格库铁路是臧小航参与修建架梁的第13条铁路,也是他第二次踏上青藏高原。他最怕高原戈壁滩上起风,“一有风,必有沙尘暴,甚至还有大雪、冰雹什么的附带品!”这对高高的架桥机带来了巨大威胁。

2017年6月13日,臧小航带领员工正在乌图美仁地区架梁。高高的太阳炙烤着大地,空气中似乎弥漫着烧焦的气息。突然,臧小航感到一丝凉意,抬头望去,惊呆了!但见天际之处,一道接天连地的龙卷风裹着风沙席卷而来,暴怒的沙尘摧毁着周遭一切!他连忙高喊:“架桥机上人员快下来,拉倒链,加固!”职工们很快就进入了应急状态,各奔其位对架桥机进行加固。

沙尘暴却没有给他们更多的时间,一分钟不到奔袭眼前!“快撤!就近躲避!”臧小航沉着冷静,下达了第二条命令。说话间,沙尘暴已到跟前,臧小航趴在桥面上,双手紧紧的抓住梁体预埋的钢筋,埋头一动不动。沙尘暴呼啸而过,瞬间昏天黑地,庞大的架桥机剧烈颤抖,幸亏倒链锚固而有惊无险,他的衬衫却被冷汗浸透了。

在与高原戈壁滩上的恶劣天气斗争中,臧小航也逐渐摸透了老天爷的脾性,错“风”施工。

那棱格勒特大桥需要架设164孔、328片梁,当时现场采用的是汽车运梁,距离梁场80公里,每车只能运一片梁,大约需要8个小时。在那种情况下,3个月也是难上加难。可当时大桥距离轨道铺设只有100公里,建设单位要求架桥队必须在两个月里完成任务!

面对巨大挑战,臧小航积极调整资源,增加了运梁车,从4辆增加到了6辆,全天候作业运输,作业工人居住在离工地龙门吊仅一公里的地方。通过种种措施,作业速度不断加快,创造了一天架设5孔、10片梁的最好记录。最终,他们提前2天完成了任务。

高原恶劣的环境,仿佛在有意考验这群铁路建设者,困难和挑战经常接踵而至。架桥队机修班长王明东说,高原缺氧,车辆效率至少降低30%,发动机经常高温作业,故障率也更高。

2018年8月份,桥梁架设现场距离梁场近50公里,正是施工紧张的时候,桥梁运输吃紧。偏偏这一天上午,6辆运梁车的3辆同时趴窝了!闻讯的一瞬间,王明东感觉到胸口喘不过来气。

很快,他镇静下来,带领维修车赶到距离架桥现场最近的一辆运输车旁,当时其距离现场10公里。很快,人们查清这辆车的齿轮坏了,造成传动轴故障。王明东连忙和工人更换了齿轮和传动轴……两个小时后,车子顺利发动,背负着桥梁迅速驶向现场。

随后,他们马不停蹄赶到“趴窝”的第二辆运梁车旁。这辆车有些麻烦,离合器烧坏了,大家不得不调遣来装载机配合拆卸,直到下午4点,才对那辆车实施完“外科手术”……当维修完第三辆车的时候,已是晚上6点多。

“随后,我们继续对其他车辆和设备进行维护保养。太阳什么时候落山,我们什么时候下班。” 王明东说,“那太阳什么落山?”我们随口问了一句,“夏天时,大约晚上10点多,我们到家时11点多。” 他轻描淡写地说。

面对高原艰苦的条件,项目部建设者没有气馁,更没有降低对工程施工的要求,“越是艰难困苦,越要勇往直前!”项目经理耿爱民说。从青藏铁路到西格二线,算上格库铁路,他先后“三上高原”,前前后后将近15年。沧桑的面孔,瘦弱的身躯,却难掩他奋战的豪情,“再苦再累,也要把工程干好!”他经常这样说。

格库铁路项目是单线普速铁路,但项目部坚持用高铁标准要求,创新理念,不断创造精品。在高原制梁时,他们就面临一个艰难选择:是选择从未在高原上使用过的整体式模板,还是运用工艺已经成熟的分体式模板?抉择很快到了耿爱民的面前。

他和项目部技术小组经过论证,认为既要尽可能降低一线工人的劳动强度,也要提前防止因温差过大而产生的梁体表层裂纹问题,惟有采用整体式模板。

说干就干。耿爱民立即组织物资、技术部门同志实地考察比选,最终格尔木梁场选择了整体式模板。不仅如此,在T梁预制中,他们将8片侧模联结成整体,实现侧模在走行轨道上横向移动,创新了整体式模板工艺,减少了桥梁因温差过大而产生的裂纹等质量问题。

在项目部副经理张雪超看来,大家来到青藏高原靠的就是“人定胜天”的理念,前提是人们要勇于奉献和善于动脑。

2019年3月28日凌晨,平时星团侧睡的他朦胧之间听到地下有“咕咕”的声音,然后蓦然“当”的一下,他被惊醒了,连忙冲到院子里,但闻远处传来阵阵鸡鸣狗叫,“不好,地震啦!”他紧急通知各施工队伍把工人召集到空旷地带。事后知道,这是一场5.0级地震!

见全体工人安全后,张雪超想起了工地上的大型设备,“那时,架桥机正在跨315国道的桥上,心急如焚啊!”顾不上吃早饭,他们急匆匆赶到现场,调整受力情况,拉倒链加固……眼看余震不断,他们向建设单位汇报后,停工三天。在这次地震中,项目部处置果断得当,没有一人受伤,也没有一台机械设备受损,受到建设单位表扬。

2017年12月3日,项目部在DK394+552处架梁完毕,需要转移到下一架梁处,中间需要穿越长1360米的大乌斯隧道。隧道道床已施工完毕,大型机械设备碾压,极易造成质量问题。

怎么办?这边是大型架桥机“搬家”难,那边是进入冬天的工人急于返乡过年。张雪超带领技术小组制定了两套方案,其一从隧道边修一条便道,成本高,时间久,他们很快否决了。

第二套方案摆到案头,但风险很高。张雪超介绍,就是让架桥机按照架设桥梁时过孔的作业程序,自己“爬”过隧道。“此前,我们组织架桥机以类似方式,在路基段进行过转移,但是通过隧道特别是高原隧道还没有过先例。”张雪超说,为此,他和架桥队的臧小航、副队长王培华等论证勘察了2天,并咨询厂家,决定大胆一试!

他们焊接了一个三脚架,当作架桥机的0号柱,在设备下面垫上枕木,庞大的架桥机由此开始了在隧道中的“爬行”运动,一次前行不超过15米。经过四天的努力,架桥机顺利通过隧道转移,创造了大型架桥机穿行铁路隧道的纪录。

在项目部,不得不提奋战在高原上的女职工。张影说,她抵达工地第一天的“见面礼”是流鼻血,陆续进行了一个月,而后心慌、失眠、腹泻、低血压,一系列高原反应接踵而至。心理和生理的双重压力让她一度萌生退意。后来,她找到项目部党工委副书记,也是导师带徒活动中她的“师傅”罗玉春。在后者的帮助下,她靠着坚强意志和另外几名女职工留了下来。

而今,昔日弱不禁风的小姑娘被晒黑了,皮肤变得有些粗糙,唯有一双眼睛依旧那么明亮,透露着自信与乐观。有人问她当年坚持下来的理由是什么?她说:“哪有什么理由,你不来,我不来,总要有人来。路就在那,选择了就要勇敢地走下去!”

经过高原戈壁的磨砺,这些红妆们丢掉了往日娇羞,工作起来雷厉风行,个个独当一面。或许,她们没有都市丽人的浓妆艳抹,也没有江南水乡的小鸟依人,但在高原,她们是最美丽的人!

推荐产品